banner
banner
banner
磁保健与人类健康
2017-11-09 10:59
  1. 作者:王健(浙江大学教授,中国保健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作为一种天然物理能量,磁场(Magnetic field)遍布于地球的各个角落。亿万年以来,它与空气、阳光和水一样,共同支撑着地球生命的活动,构成了地球生命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不可缺少的基本环境要素。它可与在生命体内形成的各种内在的生物磁场相互作用,维系生命体与环境的磁平衡,影响着生物体分子、细胞、器官乃至整体各个层次的多种生理、生化生命活动过程,维持生物体正常的生命活动状态。磁保健(Magnetic healthcare, MH)就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一种利用外加磁场对人体产生的磁保健生物效应来达到保健身体乃至治疗疾病目的的物理医学方法。几千年来的实践证明,磁保健应用历史悠久、保健作用范围广、安全有效、穿透性强、易定位、无损伤、无痛苦、无毒副作用和经济简便,是国内外最受欢迎的非药物天然保健治疗方法之一。

人类对磁的应用由来已久。传说在公元前25003000年间,在一个被叫作Magnesia的小亚细亚广阔的陆地上,人们发现当地富含一种能够吸引金属的氧化铁矿石,当地人把这种矿石叫作磁铁矿(Magnetite)。也有传说认为,公元前2500年,一个名叫Magnes的牧羊人穿着一双鞋底含有铁片的凉鞋放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脚被紧紧地吸引Ida山的石头上,难以行走。后来人们把Ida山上的这种石头叫作“磁石”(Lodestone),而后为了记住发现这种石头的Magnes,就把山上的磁石叫作Magnet

埃及艳后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磁石的名人。传说为了让自己的皮肤永葆青春,她每天都坚持睡在磁石枕头上。公元前4世纪,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把他们对于磁石保健作用的知识介绍给古希腊人,从此他们开始使用这种石头治愈疾病。在我国古代,磁石也被当作一种天然药石,广泛用于医治各种疾病。我国第一部药书《神农本草》就记载了“磁石味辛酸寒,主治周痹风湿、脂节肿痛、不可持物”的功效。李时珍所著〈〈本草纲目〉〉中也有记载用豆粒大的磁石塞于耳中治疗病的病例。公元190年的春秋时期,扁鹊就曾用磁石(有磁性的矿石)做枕,为秦穆公治疗偏头疾。到了唐代,磁石逐渐由内服药发展成为物理治疗方法,这在磁医学上迈进了一大步。唐代冯赞所著的《云中杂记》中,记述了“益精者,无如磁石,以为益枕,可老而不昏,宁王宫中多用之”。这是全世界第一个磁疗方法治疗亚健康的治疗的记录。

在磁铁被发现的3500年后,磁疗在欧洲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15世纪,瑞士医生Paracelsus证明了磁铁的医疗保健作用,他在国际上发表了首篇关于磁铁对抗机体炎症的医学研究论文。16世纪,英国医生William Gilbert开展了大量的电与磁的研究,并出版了世界上最早的磁疗著作“De Magne”。他坚持认为,磁石对于机体的许多疾病具有保健治疗效应。William Gilbert还首次提出地球是一个天然大磁场,其南北极与地理方位的南北极相接近。William Gilbert是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私人医生,据说女王正是在他的指导下进行磁保健的。18世纪,著名数学家和医生Franz Anton Mesmer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地磁场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他认为在宇宙和人体内充满了磁场,疾病就是人体磁场磁极偏离了宇宙磁场磁极所致,使用外加磁场能够影响患者体内的磁场走向,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著名的电磁理论研究奠基人Michael Faraday在磁疗领域进行了大量的观察和研究工作,他的研究成果至今还在指导着磁疗的医学实践。此外,催眠术之父Dr Mesmer和顺势疗法之父Dr Samuel Hahnemann也为这个阶段的磁疗理论研究作出了突出的贡献。19世纪末,电子的发现把电磁理论的研究推进到原子水平,认为自然界的一切物质都是带电的。之后,爱因斯坦提出电与磁是紧密联系的,它们是同一现象的不同方面。20世纪以来,磁医学与磁保健的研究经理了历史性的转折与变化。现代磁医学研究的开创者,德国医生Dr Kreft1905年开创性地研究了磁场对风湿性疾病、作古神经痛和神经痛的研究;1926年,Dr Criles开展了磁场对恶性肿瘤细胞的影响;十年后的1936年,Albert Davis开启了对磁场南北磁极作用的研究,奠定了负磁场理论的研究。1931年,诺贝尔获得者,著名德国生物化学家Otto Warburg 博士发现,癌细胞都是厌氧细胞,依赖无氧代谢获取能量,酸性体质是癌细胞产生的温床。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后,磁疗研究陷入低谷,让位于基于抗体和生物化学的现代医学。之后,随着能量医学与替代医学的发展,磁疗的使用快速复苏,磁疗作为一种医学治疗手段已在全球45个国家得到了政府相关机构的认可。1976年,在美国波士顿召开了首届国际生物磁学会议。1976年,国际著名磁医学专家,日本东京 Isuzu 医院院长Nakagawa研究指出,由于现代化的火车、汽车、金属建筑等大量地吸收了微弱的地磁,从而使得用于激发人体自身生物磁场生成的环境磁强度过低而干扰人体自身能量生成,形成现在社会普遍存在的“磁虚症”。他通过对11648名磁保健产品使用者的调查发现,91%的使用者报告长期使用磁保健用品对于关节炎、腰痛、风湿、神经痛和肌肉疼痛缓解等磁虚症状的改善有明显帮助。1991年,在德国明斯特举行的第九届国际生物磁学会议上,有多达240个学术研究报告吸引了来自全球的400多人参加这次会议。19992001年,国际著名磁医学专家,日本Keio 大学医学院生理系Hideyuki Okano教授通过系列实验研究证明,磁场对于实验药物造成的动物动脉血压和血流变化具有双向调节作用,以维系动脉血压和血流的相对恒定。2003年,国际著名磁医学专家,美国Virginia 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Morris 及其导师Skalak研究发现,15分钟700高斯的静态磁场暴露能够使初始舒张的微血管收缩和初始收缩的微血管舒张,从而表现出明显的“微循环血流双向调节作用”,以维系微循环血流的相对恒定。2007年,浙江大学王健教授首次在人体受试者中研究发现,恒磁旋转磁场能够明显加快人体无氧代谢产物乳酸的消除,从而有利于维系机体弱碱性的“优质体质”,抑制细胞癌变等组织病理改变。2007年, Skalak等进一步研究发现,对损伤部位进行为期7700高斯的静态磁场暴露,能够明显减小损伤组织血管的直径,有效防止水肿的发生,这一发现对于应用磁场干预促进损伤组织修复具有重要临床意义。2011年,国际著名健康科学专家,日本广岛大学健康科学研究生院教授Louis Yuge博士首次对体外培养的人体成骨细胞研究发现,静态磁场能够明显加快成骨细胞的分化,提高碱性磷酸酶活性和改善钙沉积,这一发现奠定了应用磁场技术预防和治疗骨质疏松的科学基础。2011Hideyuki Okano教授等进一步研究发现,为期6周的1800高斯静态磁场还能够明显增加骨质疏松大鼠腰椎骨密度,并且认为其作用机制可能与椎体血液循环改善有关。20116月,美国天普大学物理学家R. TaoK. Huang研究发现,给血液施加一个1.3特斯拉的磁场约1分钟,就能将血液黏稠度降低20%30%;当磁场被移开时,血液在血管中会慢慢恢复为原来的黏稠状态,但这要经过几个小时。这一重大发现为人类最终战胜心、脑血管中风疾病对人类健康的困扰开辟了新的思路,将会对人类医学保健事业作出重要贡献。2012年,浙江大学王健教授的研究团队发现,较低磁场强度的静态磁场和旋转磁场同样可以有效降低人体血液的粘度,且这一作用存在一个明确的最佳暴磁时间界限。

科学研究发现,与现代医学保健和治疗理念不同的是,合理的磁刺激已被逐渐证明能够提高和改善人体自身抵抗和治疗疾病的能力,而不是掩盖症状。磁作为一种自然物理能量,它可以通过对机体各种构成物质和生命活动的作用,维系人体与环境的“磁平衡”,产生多种保健生物效应。主要包括:(1)调节微循环血流和降低血液粘滞性,改善微循环氧和营养物质的交换,维系人体碱高氧的健康体质环境;(2)增强成骨细胞活性,改善骨密度,促进骨折愈合;(3)改善细胞膜通透性和组织渗透性,预防细胞肿胀;(4)促进炎症消退,消除肿胀和缓解疼痛;(5)矫正病患组织细胞的磁场特性,恢复健康细胞的磁场特性;(6)消除疲劳,促进体力恢复;(7)促进松果体腿黑激素合成与分泌,改善睡眠质量;(8)调整和稳定动脉血压血压;(9)促进细胞代谢,活化细胞,从而加速细胞内废物和有害物质排泄,平衡内分泌失调;(10)增强和改善人体免疫功能,提高人体对疾病的抵抗力等。

临床医学研究观察到,磁疗具有治疗疾病种类多和治疗成本低廉等特点。其中,治疗效果显著的疾病包括:各种类型疼痛,软组织扭挫伤,浅静脉炎、毛细血管瘤、耳廓浆液性软骨膜炎带状疮疹、化疗期间的呕吐等;治疗效果较好的疾病包括:外伤性血肿、肌肉纤维炎、颈椎病、乳腺纤维腺瘤、乳腺小叶增生、前列腺炎、高血压病、小儿消化不良性腹泻、肠炎、麦粒肿、臀部注射后硬结、附件炎、皮肤溃疡、骨折延迟愈合、肩关节周围炎等。此外,对于目前医学领域还尚无有效治疗方法的一些疑难病症如骨质疏松、小儿麻痹后遗症后期综合症、肌肉强直性痉挛、失眠和慢性腰痛等,磁疗也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一项来自日本学者的临床调查研究发现,磁疗对将近90%被调查人群的肌炎、滑囊炎、关节炎和风湿症患者人群有所帮助。此外,瑞士神经病理学杂志还曾报道,磁疗还被广泛用于头痛、便秘、支气管炎、高血压、痔疮和青光眼等疾病的治疗。美国的FDA早在1978年就批准了电磁产品可以用于医学目的,同时承认使用天然恒磁更加有利。研究认为,天然恒磁与电磁具有相同的作用原理,但是没有电磁所拥有的各种副作用。

然而,磁场作为一种医疗、辅助医疗或者保健手段和方法,虽然它具有安全有效、穿透性强、易定位、无损伤、无痛苦、无毒副作用和经济简便等特点,也受到一些使用者的欢迎。但是,因为磁场能量构成本身及其与人体生命活动之间相互作用的复杂性,目前学术界其对其作用机制尚不完全清楚,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此外,磁场也不是唯一有效的医疗保健手段,不能因为使用磁疗和磁保健产品而耽搁医学诊断和其他有效的医学治疗方法的使用。